2006年7月9日星期日

阅读推荐

刚刚在littlestop那里看到了《兄弟》的后记,其中有一句话——“后一个是现在的故事,那是一个伦理颠覆、浮躁纵欲和众生万象的时代,更甚于今天的欧洲。”这句对现在社会的描写让我想到了前几天许知远的一篇文章《林语堂的中国》。

许知远这个外表比实际年轻大很多在我看来多少有些无病呻吟的知识分子我还是蛮喜欢的,特别喜欢他文字里经常出现的对现代社会的道德责任感,虽然我一直认为他的文风或者他写的文章他做的杂志在这个浮华的社会不会产生任何化学作用,但是这份精神毕竟可嘉!

林语堂先生是本人非常敬重的一位文人。前几天和苏门答腊曼德林聊 天的时候突然想到我们对民国时期的文学作品没有兴趣很大一个原因就是耽误在鲁迅手上了,如果大家最早接触的是林语堂或者巴金,结果会是不一样的,至少他们 让我产生了对那个年代文艺作品的浓厚兴趣。说到林语堂先生的《中国人》,当年我读的时候完全没有看出许知远所领悟到的内容,这就是差距啊!而是对我们从来 不曾真正认真了解的中国产生了好奇,同样更深刻的了解了“李约瑟难题”的答案——骨子里的文化传统意识形态所决定的——中国人向来中庸、安贫乐道。写这几 句话的时候产生了一点疑问:我肯定北方人如此,南方人也是这样吗?他们不是一向很能折腾的吗?

废话说了一大堆,正经的是:推荐朋友们看这篇《林语堂的中国》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