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7月18日星期二

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这几天在重温《此间的少年》,此时自己已真真切切的走过了那段人生,再看来真是有深切的同感,别样的体会和赤裸的忧伤的。当看到乔峰的身影消失在出租车里,汴大门前又一次响起老头莫大那一首一成不变的《凤求凰》时,我的眼泪不由得夺眶而出了。

这是一本非常好看的书,除却令人感同身受的情节,有着特殊原始身份的人物,还有就是以幽默为己任却冷不防给人“残酷一叮”道尽苍凉的文字。

“杨 康就这样开了一次小小的后门,直接从办公室老师那里拿到了宿舍号。这个后门打开的时候,我们的郭靖杨康们注定会在未来的四年中遇见一些人和错过一些人。如 果没有杨康这次“急公好义”的举动,那么郭靖应该会在一个完全不同的宿舍中度过他的大学四年,他的一生都会因为这不一样的四年而不同。所以杨康从报名处的 后门窜进去的时候,命运很多扇门中的一扇也悄悄打开了,走进去的时候,所有人都茫然不觉。

把女孩整上床的难度完全不同于让女孩彻底爱上你,前者大概是七八年有期徒刑的难度——这个法律系的欧阳克很熟悉并且可以解释给大家听,而后者则是终生监禁。

足足用了四年的时间,乔峰才发现,汴大其实是只很大也很多彩的笼子,他则一直是这只笼子里乐不思蜀的大狗熊。现在他彻底自由了。没有人希望被关在笼子里——问题是,给你一片没有边际的天空,你是不是真的敢要?”

……


这次重看我特意跳过了愤青令狐冲那一段,因为愤青的故事实在太令人愤恨了。我想这是任何一个有着愤青情结,且当过班委的人都深切体会的,因为那种感受是那么的——无可奈何。

喜欢书中的每一个人每一件事,虽然那并非和我的人生重合,但却可以在这些人事上看到自己和朋友们的影子,看到了曾身为此间的少年的自己,而自己此刻已不在此间,更远离少年……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