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7月25日星期二

那些情情爱爱

前几天和杰少爷讨论武侠小说,后来又谈到爱情,其实我也记不清我们是从武侠开始谈的还是从爱情开始谈的,但是后来他的一个观点令我颇为意外:他说,在金庸 和古龙的所有小说中最感人的爱情是丁典和凌霜华。我问他是否出自《连城诀》,他赞我居然还记得,其实我当然不记得,只是对丁典这个名字有隐隐约约的印象, 至于情节,除了那个半夜砌墙的梦游者其他全部忘记,毕竟这样一部没名没气的小制作是很难让我放在心上的,更何况当年我看这部书的时候还很年少无知。当然意 外感主要来自于这不是一部引人注意的作品。

于是重读《连城诀》,这是一个充满了人性狡诈、阴险和邪恶的故事,沉重压抑而又令人心惊,而丁 典和凌霜华的出现为这个晦暗的故事带来了一米阳光,我觉得用一个颜色来形容的话就是清雅的淡绿色,因为丁凌两人因绿菊而相识,而书中描写两人相遇的这一章 回题目金老用的是“人淡如菊”。当丁凌二人相继身亡的时候,看得我真是背脊发凉汗毛倒立——怎么可以如此凄惨?

金庸小说中有另两段爱使我 颇为感动。其一为程灵素对胡斐的爱。程灵素是金庸小说中我最喜欢的三个女人之一,喜欢她的原因之一是因为她聪明,其聪明的表现之一就是为了她深爱的胡斐而 丧命,而其结果是她把这份爱中所承载的痛苦留给了胡斐,而自己却得到了解脱。她俯身为胡斐吸出毒血的那一幕比之金氏另一书中某女的“爱你,爱你,爱你”更 令人动容,因为眼前这个男人从来没有爱过她,而他之所以没有爱她很有可能是因为她不——漂——亮。阿紫也是为了一个不爱她的男人而死,而程灵素最让我欣赏 的是她对这份爱的那种淡然处之的态度,阿紫不是,她的后半生一直为得到萧峰而执着着,直到最后选择死亡也是因为要得到他,程灵素从没有想过要得到,她聪明 的知道她永远都得不到胡斐的爱,而她选择的让这份爱永恒的方式也不过是永恒在了自己心中。

另一个就是瑛姑对周伯通的爱。这个按常规应该浸 猪笼点天灯的奸夫淫妇的苟且却因为瑛姑而变得不同,因为瑛姑的痴恋执着使这段“不正常的感情”变得那么的理直气壮甚至轰轰烈烈。放着荣华富贵不享而隐居泥 潭,冥思苦想钻研奇门术数只因爱郎身陷桃花岛,这虽是任何身处爱中的女人都会做的,可不同的是:瑛姑她所托非人!周伯通这个家伙他无欲无求淡泊的不得了, 可无欲的同时他也无爱!看看他在华山之巅看到几十年不见的瑛姑时有什么举动:装晕厥然后逃跑。可叹!这又不同于一般的痴情女子负心汉的故事,因为周伯通是 老顽童,任谁也恨他不起,只是委屈了那个痴情的女人。

感人归感人、感动归感动,却不是我喜欢的,对于爱情,我更喜欢郭靖黄蓉、石青闵柔、骆冰文泰来他们之间那种简简单单的惺惺相惜和相濡以沫。

我的爱情啊~~~你在哪里??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