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19日星期六

5月19日的瞎絮叨

话说前几日狂风大作,让人严重以为黑山老妖出山了,于是某日(大概是前天),当本小姐像少先队员一样昂首挺胸走在康庄大道上的时候,一个长相粗鄙以常识推断本身应是白色的灰色中号塑料袋坚定不移地笔直地向我飞来,无论我往左往右它还是冲着我急速前进,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果断地作出了立定不动的决定,在它离我差不多20cm的时候本人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的速度向左一跃,顺利的和那个脏兮兮的家伙擦头而过!

当时的情况绝对是说时迟那时快,我真的没骗人。我就是这么轻易地打败飞行中的塑料袋滴。

================颇为遗憾的分割线=================

记不清是几个月前还是上个月定下的生日大爬梯计划因为本小姐最近紧张的状态而被迫取消了,在此本人向各位兄弟姐妹不认真的说声s-o-r-r-y~ 像老8说的,咱后补,今年不行就明年!

================有些伤感的分割线=================

某个败类在空间里大玩儿煽情,搞得老娘我差点泪流满面,真是不厚道啊~ 本着不同流合污的原则,本人郑重声明在这个月和下个月坚决不走“艺术人生”路线地忆往昔峥嵘岁月稠(去学校门口吃米线除外)。

文一坨 14:24:48
你说我们还会不会再见?

CY 14:26:09
不会了

文一坨 14:26:35

文一坨 14:28:00
也好!!!

文一坨 14:28:24
省心!

PS:就是那篇《离夏天有多远》。

================低级犯贱的分割线=================

世界上有些人是这样的:

听某个人的每张专辑,然后骂他;

看某个人的每部戏,然后骂他;

读某个人的每本书,然后骂他

……

我就是上述第三种人,今天要不是兜儿里没银子我就又把许知远的新书买下来了...

上述的这些人也是犯贱,可是完全没有粉丝们那么崇高。

================也想涂鸦的分割线=================

家附近的大白墙上又被人涂鸦了,虽然没有雅安道上“根号8”工作室涂的那个酷,但也很好看,现在这帮搞艺术的真是忒潇洒了!随地吐痰的是败类,随墙画画的是艺术家,怎叫人不羡慕啊~~~~

《扭秧歌》上曾经介绍过“根号8”,那是一帮挺有料的小年轻儿。提起《扭秧歌》我就心寒,这本天津最不靠谱儿的杂志,最终还是在这个一本正经满身土气的北方城市消失了,而其原因却不能为外人道。

================后悔无门的分割线=================

我不得不承认,我是一个在同一地方摔倒两次的笨蛋!早就说过不能滥用卸载软件了,可是却不长记性,这次又毁了刚买不到半个月的本本,虽然系统没崩溃,但是也处于部分瘫痪的状态,于是只得在烈日炎炎下奔去赛博重装。。。

教训啊教训!回来後我就毅然决然的做了个ghost。

================本篇最后的分割线=================

前一阵在家呆的语言能力严重下降,变得笨嘴拙舌。怎么说咱也是个伪才女,居然在还没到第二个本命年的时候就加入语言交流障碍人群了,实在是不应该啊……

残酷的事实教育了我:千万不能家里蹲啊!

所以,努力吧,孩子!希望不是渺茫的,前途也是光明的,面包一定会有的!到时咱买两个,吃一个,再吃一个……

7 条评论:

小狂 说...

呵呵,你还挺身手矫健呢Q完全看不出来啊,小妮子。。。
杨姐要过生日了???

Yubao 说...

首先庆贺一下没被中号塑料袋击中。
另外有个问题:“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的速度”是什么速度? ^_^

文可爱 说...

偶尔煽情可以活跃身心~~~~

CY 说...

To 小狂:你这个小妮子。。。是啊,快生日喽~

To Yubao:那个就是接近光速~~哈哈!

To 那个文:这个名字真是让我鸡皮疙瘩掉一地~~~

hahahaha哈 说...

这个.....lz我是从 明镜无尘 那摸过来的...
交换连接可以吗?
我是在江苏的天津人....

CY 说...

To 楼上的老乡:欢迎欢迎!OK~

little 说...

真的是够絮叨的~